返回首页

“暴打女司机”事件与马路丛林法则

时间:2015-05-05 15:29来源:未知
  
5月3日下午,成都一男司机在道路上暴打女司机,使用了脚踹头等致命手段,起因是女司机并道时“别”了他一下,男司机以惊吓了孩子为由发起暴力攻击(这起事件的完整视频见文末)。


马路是个大剧场,马路上的杀伐是一景,围观者的喝彩也是一景。“暴打女司机”视频网络公布后,大部分网友谴责男司机滥施暴力,而当女司机违章并道的视频流出,支持男司机的数量陡增,“女司机该打”“打她是帮她”“打打长记性”“支持成都爷们”等。戾气四溢,砖影横飞,“女司机”成了人人喊打的“物种”,让人恍然从文明社会穿越到古罗马的竞技场,观众席上拇指向下,享受着左右别人生死的嗜血快意。
 
这不是孤立的个案,乘客暴打空姐,导游暴打游客,游客暴打保安,保安暴打商贩,乘客暴打公交司机,小车司机暴打公交司机,男司机暴打女司机,女司机暴打女司机,层出不穷。国富民强,斯文扫地,些微小事,暴力解决,至于事件是非、法律规则、法官律师,早被各种“怒族”抛之脑后,社会系统染上暴力元素,太多人遵循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由这起马路暴力时间,想起十年前写过的一篇文章:《柏油马路上的丛林法则》,发现多年过去,马路上的运行潜规则虽有微调,基本原理却未有变化,遂照录如下,让读者看一看,此时与彼时究竟有没有不同。
 
喜欢站在路边看车流和行人,看久了,就看出些道道来,发现马路上各类车与人都遵循着一套独特的等级规则。就像人们经常把高楼林立的城市当作森林,我有时会把马路上的汽车、警察、行人幻想成森林里的动物,一个用不同的“食物链”组成的动物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有种车无疑是动物之王——老虎。这种车的价钱、样式很普通,但与众不同的是这种车的制服,就是屁股上挂的牌照。它们通常还带有标志,有时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其他车辆就纷纷颤抖着跑开,让老虎或逆行或插队先过。当我看到警察难过地转过身去,即明白决定一辆车的等级最重要的不是品牌,是车牌。
 
另一种车更尊贵,地位相当于狮子,他们是车中贵族,车身漆黑,低调,有王者之气,从不在马路上炫耀,一如车主人的风格,却是动物世界真正的统治阶级。
 
公交汽车的特点酷似驴子,外形庞大,本质虚弱,虚荣与自卑交织。驴子也踢人,但不敢来真的。他们只敢欺负出租车,或者自行车,但往往被小车欺压而不敢反抗,有“黔之驴”之谓。
 
我本来把出租车比成动物中的羊,专指马路上跑的(五星酒店门前停的林肯和奔驰属于藏羚羊)。但出租车司机将自己比喻为老鼠,因为警察是猫。出租是马路上真正的劳工阶层,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的劳工。他们确实是勤奋的老鼠,在庞大的水泥森林里窜来窜去地觅食。他们眼观六路,边开车,边瞅行人,边望着警察,还要留神隐藏在马路上空的摄像头;他们迅速、疲惫、忍让、自卑、胆怯,他们是生存环境最恶劣,生存能力最强的动物,他们最大的爱好是发牢骚与骂人,惟一的前提是对方不在场。
 
狗是人类最好的伙伴,将私家车比作狗,因为狗的种类与私家车的品牌和性格一样复杂。狗的性格很复杂,有的贵族气质,礼貌,矜持;有的盛气凌人,像暴发户;有的两面三刀。都是自己掏钱买的车,所以私家车一般很尊重警察,在路口从不造次。但他们对行人很凶,越是新手,看到昨天还一起压过马路的同志,手就越抽疯一样朝喇叭按上去。他们以车划等级,波罗见了宝马毕恭毕敬,遇上吉利就斥之为假大奔。所以这类车不大得人心,被骂为势利。公车、出租和公交瞅机会都恶心他们一下,他们不得不在车玻璃写上“面瓜上市”或“我是菜鸟”以示和解。但一类私家车享受特别待遇,我在长安街看到一辆车,车里姑娘憋红着脸,车子像青蛙一样一拱一拱地跳,后面贴着几辆公交,司机和满车乘客都面带微笑,宽容大度令人刮目相看(十年前的女司机尚有此待遇。笔者注)。
 
相比食肉动物,自行车们就是数量巨大的草蜢,在丛林中跳来跳去,而行人则是蚂蚁,与草蜢组成了森林食物链的最底层。他们永远在慌张地奔跑、躲避,但仍随时面对被压在车下的危险,他们的命运被称为“撞了白撞”。每次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像躲鬼子扫荡一样颤着小脚与汽车赛跑搏命,就心如刀割,忍不住咒骂没有人情味的马路,和马路上横行无忌的动物们。
 
没有一个地方能像马路一样最直观地表现社会的文明程度。马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我们的马路表现出的是弱肉强食的动物丛林法则,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污泥,这条食物链到了行人那里断了线,行人只能吃污泥。
 
为什么马路那么像人类社会?因为车子的背后依附着的是人,而人的背后是无形有又处不在的权力。马路是合法炫耀权力的舞台,马路向我们展示了赤裸裸的、等级分明的权力。不受约束的权力必然带来罪恶,民主社会的任务就是最大限度地限制权力的使用范围,并对弱者进行保护。但是很遗憾,站在过街天桥上你可以看到,这一切离我们还有距离。有时候制度有了,但文化里还没有,只有形式没有内容,结果还是一样。
 
有人提醒我忘了警察在动物世界的位置,我没忘,只是警察让我心酸。在以权力为主要价值尺度和是非标准的动物丛林里,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对不同动物的态度必然是媚上欺下,也不得不如此,因为他们自己也是权力食物链上的一环。
------分隔线----------------------------
推荐内容